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看到自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性交

看到自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性交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希望能看到自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性交,但我把这个幻想一直埋藏在了心底,因为我知道,我妻子听到我这样的想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不!不!绝对不行!坚决不行!而且,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中,她都不会跟我再说一句话。  有一天晚上,我们去参加几个朋友举办的聚会。这是一个非常友好的聚会,我们玩得非常开心,因为参加聚会的所有人我们几乎都认识,没有任何隔阂。那天我和妻子都喝了不少酒,都处在非常亢奋的状态之中。  突然,音乐响了起来,舞池里马上就涌进了几对跳舞的男女。我妻子非常喜欢跳舞,但我不太在行,所以一般我都是站在一边观看她和那些邀请她的男人们跳舞。  每次看我妻子和别的男人跳舞的时候,我都会想象着那个男人正在奸淫着我的妻子。那天晚上她和几个男人跳过舞,而我则坐在椅子上,一边观看,一边想象,裤裆里的坚硬弄得我兴奋不已。  后来,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妻子莎丽问我说:「整个晚上你都在想什么?每次我看你的时候,你好象都在看我,但你的眼睛又似乎在看着别处。」我试图回避这个问题,但是莎丽坚持着,「不,戴夫,你必须如实回答,我真的想知道。」我知道我应该把嘴闭起来,但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我有点兴奋,有点管不住自己的思维,或者,酒壮怂人胆,我就把我当时的想法告诉她了。她听了以后沉默了一会儿,我有点后悔地等着她的爆发,但是她却没有。  「和他们所有的男人吗?」她问道。  「是的。」「哦,你是认真的吗?你真的希望我跟所有的男人性交?」「是的。」「我有点好奇,你觉得我跟谁做爱最让你兴奋?」这个问题让我彻底放松了警惕,但是我的确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我记得和她跳慢舞次数最多的是哈里,每次跳舞的时候他们总是搂得很紧,于是我回答道:「应该是哈里吧。」说完这句话,一直到我们回到家,一路上莎丽再没有说一句话。上床以后,莎丽问道:「今晚你是不是喝得太多了?你还能跟我做爱吗?」我给了她一个我一贯的标准回答:「如果你能把它弄起来,那它就都是你的了。」莎丽咯咯笑着,缩下身去为我口交,把我弄硬了以后,她一翻身跨骑在我的身上,将我的朝天挺立的阴茎塞进她的阴道里,就开始上下套动起来。今天晚上她非常兴奋,阴道里异常湿润火热,骑跨的动作也很狂野。  时间不长,她就有了好几次高潮,而且高潮非常强烈,我能感觉到她阴道里的肌肉强力地收缩着、颤抖着,那里面更加湿润了。就在我觉得她玩得差不多了时候,她突然大声叫了起来:「噢!哈里,射给我,把你的精液射进来,射啊!使劲肏我,哈里,再使劲点,射给我,使劲肏我,哈里,让我做你的骚货!」我感到很惊讶,但更多的是兴奋,我翻身把莎丽压在身子下面,用尽全力使劲肏她。  「哦,上帝啊!很好,哈里,就是这样,肏我,使劲肏我,把我变成你的妓女。我爱死你的鸡巴了,哈里。肏我,使劲肏我,你可以随时随地来肏我,我的好哈里!」说着,她又达到了一次巨大的高潮。  一分钟后,我也达到了高潮,汹涌的精液猛烈地射进了她的阴道深处,我感觉前所未有的畅快和刺激。但是莎丽仍然没有满足,她还想得到更多。  她把我从她身上推下来,转身趴到我的小腹吸吮和搓揉我有点疲软的阴茎,一边还喃喃着说道:「硬起来,哈里,快点硬起来,宝贝,硬起来再肏我一次。你的骚婊子想让你再插她一次,你必须在她丈夫回来之前再好好肏她一顿!」在她口舌和淫荡语言的刺激下,我很快就重新硬了起来。接下来,我们又肏了三次,她达到了无数次高潮,我在她阴道里射了三次。最后,我们都累坏了,相拥着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期待着她能就昨晚的事说点什么,可是她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根本不提一个字。我想,我也最好保持沉默。在接下来的两周时间内,我们夫妻俩对那事都没有再提一个字。  这一天晚上,我们去艾里克斯俱乐部去跳舞。跟以往一样,她整晚不断地各种各样的男人邀请去跳舞,几乎就没有停下来过,而我则坐在一边,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观看和意淫着。这一晚,我们俩都玩得很开心。  在回家的路上,刚开始她一言不发,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她问我:「你觉得今晚我跟谁跳舞的时候你最兴奋?」我没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但我心里很好奇,就说了几个我自认为有魅力的男人,因为我看她跟他们跳舞的时间比较长。但是我想说萨姆,一个秃顶的大胖子,我要给她一些羞辱。  「萨姆?呸!」莎丽说到这个名字,喉咙里发出作呕的声音。然后,她再也不说话了,一直到家,她一直保持着沉默。  一回到家,莎丽马上把衣服脱掉,说道:「亲爱的,我希望你已经做好准备了,我现在就要肏你!」像上次那个晚上一样,莎丽和我疯狂地做爱,但这次她嘴里一直叫着萨姆的名字。到了我们第二次做爱的时候,她嘴的话发生了一些变化,她说道:「上帝啊!萨姆,我爱死你的鸡巴了。肏我,宝贝,让我高潮,快一点,亲爱的,哈里希望在我丈夫回来之前也能肏我一次。上帝啊,我真想做你的骚婊子。你们俩想怎么干我就怎么干我,不要停,请一直肏我,让我高潮!」同样的,到了第二天早上,莎丽又像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对昨晚她淫荡的话语只字不提。但是,我们的性生活却突然增加了,从每周两、三次到有时候十几次。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我们参加了三、四次聚会活动,我们的性生活过程也总是伴随着莎丽嘴里别的男人的名字不断地冲向高潮。莎丽越来越贪婪,我们每次都要做四、五次才能睡觉。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性幻想,但是这样的性生活也非常刺激,既然如此,我干吗还那么计较是不是我的性幻想呢。  有一天晚上,我们参加了一个朋友在家里举办的生日庆祝聚会。吃完饭后,大家把家具挪开,把客厅变成了舞厅。还跟以前一样,我在一边看着,莎丽则忙着跟每一个男人跳舞。  当聚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正在跟这家的女主人玛丽聊着天,就看见莎丽和她的舞伴迈克走出房间,去了后面的阳台。过了五分钟,他们还没有回来,我有点好奇,就走过去,站在后门口朝那边望着。  刚开始我并没有看到他们,但是后来我看到有什么东西在动着,才隐隐约约看到他们背对着我这里站在院子里的黑影里。他们好象只是站在一起聊天,但是他们的姿势又有点奇怪。我非常好奇,想知道他们到底在干什么,于是,我退回到屋里,转到大门,从那里绕到后面的车库旁边。  我悄悄地靠近他们,从车库的拐角偷偷地观察他们的动静。这次我看得很清楚,眼前的场景让我吃了一惊。刚才从他们身后看,他们似乎是在聊天,但是现在从前面一看,莎丽手里握着迈克的阴茎,正在为他手淫。  我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迈克确实在跟莎丽说着什么,莎丽微笑着点点头,接着,迈克把他的鸡巴收回到裤子里,他们俩一起朝我这个方向走过来。我赶紧转身,悄悄地迅速跑回了房子前门,看着他们一起从房子的一侧走到了外面的街上,钻进了一辆停在那里的汽车的后座里。  我赶紧跟过去,尽量靠近那辆汽车。我无法看清楚他们全部身体,但我可以看到大部分,能够猜出来他们在干什么。迈克将莎丽搂在怀里,他们一边说话一边亲吻着,接着,莎丽的头朝下一低,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但我知道她肯定在吸吮迈克的鸡巴。  看到这些,我的感觉非常复杂。莎丽终于做了我多年以来就希望她做的事,我的情绪兴奋异常,我的阴茎比铁棒还硬;但是同时,我又为自己无法看清事情的全部而感到愤怒。莎丽低头吸吮大约三、四分钟以后,抬起头和迈克说了几句话,然后又埋头下去工作。  虽然无法确定,但我想刚才莎丽一定是把他吸吮得射精了,现在她再次吸吮他,希望他从新硬起来。三分钟以后,莎丽又抬起头来,两个人在车里挪动着位置,接着,莎丽就消失了。过了一会儿,莎丽的两腿翘到了车窗上——她终于被另外一个男人给肏了,妈的我却无法完全看清楚!  这时,菲尔和玛丽家大门口的灯亮了,参加聚会的人们开始走出他们家,寻找自己的汽车准备回家了。我赶快从侧面悄悄地返回玛丽家的房子,以免被人发现我的偷窥行为。  20分钟以后,莎丽从后院走了进来,但是迈克并没有跟她一起回来,我想他一定是先开车回家了。看莎丽一幅气定神闲的样子,你绝对看不出来她刚刚吸吮了一个男人的阴茎,并被那个男人在汽车里狠狠地肏了一顿。我在想,等回到家后,她还不知道会表现出什么样的疯狂呢。  在回家的路上,莎丽一直都很安静地坐着,直到快到家的时候,她问我谁是她今晚最好的舞伴。这回我早有准备,就脱口告诉她说:「迈克,我想你肯定跟他玩得最愉快!」一丝微笑浮现在她的脸上,莎丽说道:「是啊,肯定的,我跟他玩得太愉快了。」一进家门,莎丽立刻把我拖进卧室,嘴里急不可待地说道:「快点啊,亲爱的,我想要你,我太想要你了。」她把我推倒在床上,趴在我身上热切地跟我接吻,我能感觉到迈克射在她嘴里的精液味道。接着,她的身体朝下退,趴在我的两腿之间,使劲吸吮着我的阴茎。哦,我差一点就射出来了。我知道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偷情会让我兴奋,但我不知道我竟然这么兴奋。  莎丽可不想让我这么快就完事,她松开我的阴茎,反身跨骑在我的胸脯上,还没等我做出反应,她已经把阴户贴在了我的脸上,把我的阴茎重新含进她的嘴里。  莎丽的整个阴部都暴露在我的面前,我看到她的阴唇又红又肿,处于极度充血的状态;她的阴蒂泛着水光从阴毛中挺立出来,她的阴毛湿乎乎地沾在一起,她张着口的粉红色阴道中,有一缕白色的精液正缓缓流出。我伸出舌头舔着她的阴户,第一次从她的阴道里品尝到别的男人的精液。  莎丽看到我的阴茎被她吸吮得像铁棒一样硬了,就爬起来,撅着屁股让我从后面插她。她又开始说些非常淫秽的话,但是这次她没有叫迈克的名字,而是改叫我的名字。  「插进来吧,戴夫,我想要你的大鸡巴了,宝贝,我非常需要它。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戴夫,肏我,使劲肏我!你能感觉到他吗?你能感觉到我里面的湿润吗?你感觉到你正在肏着的屄有别的男人的精液吗?戴夫,今晚我做了婊子,我让别的男人肏了我。」「他把我带到他的汽车后座上肏了我,我太喜欢了!戴夫,我让别的男人要了我,我喜欢这种感觉。使劲肏我,戴夫,用你粗鲁来惩罚我,惩罚我这个肆无忌惮的荡妇!使劲肏我,亲爱的!」随着她的一声大叫:「肏我……」莎丽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莎丽呻吟着、颤抖着喘息了一会儿以后,又准备再来一次。  「来吧,宝贝,再使劲肏我。你惩罚我吧,我是个不要脸的婊子,我喜欢和别的男人做爱。戴夫,你知道吗?他把鸡巴插进我的嘴巴里,让我一直吸吮他,直到他在我嘴里射精。你跟我接吻的时候,有没有尝到他的精液,戴夫?你尝到他的精液了吗,亲爱的?使劲肏我,使劲,使劲,让我高潮,戴夫,像他那样让我高潮。」「我为他打开双腿,戴夫,我让他肏了那属于你的骚屄,戴夫,我把属于你的骚屄送给了别人。我把双腿抬高到肩膀,我让他使劲肏这个属于你的骚屄,戴夫。我太喜欢被他肏了,我告诉他可以随时随地来肏这个本来只属于你骚屄,戴夫,我告诉他下一次……啊啊……」她又第二次高潮了。同时,我也把精液射了进去,和刚才迈克射进去的混合在一起。  「喔,上帝啊,我的宝贝,这感觉太美妙了。再来一次好吗,戴夫?多肏我几次,请多肏几次,戴夫。」我躺在床上,筋疲力尽地大口地喘着气,而莎丽又一翻身趴到我身上,重新开始吸吮我的阴茎,她的手还同时在抚摩着我的睾丸,一根手指还插进了我的肛门。在她这样强烈的刺激下,不一会儿我的阴茎又挺立起来了,莎丽高兴得一翻上骑在我身上,将我的鸡巴套进她的阴道,然后就像骑马一样上下颠簸起来。  「哦,上帝啊,太舒服了。我真不知道自己会这么淫荡啊,宝贝。今晚我变成了妓女,但我喜欢这样。我喜欢他的阴茎滑过的阴唇插进我的阴道时的感觉,戴夫,那感觉太好了。我是你的婊子,戴夫,但我也是他的骚货。他还要肏我,我喜欢被他肏。」「肏我,戴夫,肏死你这个不忠的荡妇。你刚才射进来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里面还有他的精液?你吃到他的精液了吗?你在舔我不忠的阴道的时候,吃到他的精液了吗?他射进去那么多,太多了。他还要肏我很多次,你不介意是吗?你想让我去跟别的男人性交是吗?告诉我,戴夫,你喜欢让我做个婊子吗?」我尖叫着回答她:「是的,是的,你这个不忠的被肏的婊子,我想让你做我的妓女!」说着,我第三次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了。  我们并肩躺在床上,她抚摩着我的阴茎说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对吗?让我跟别的男人性交?」「不,不是的。」我回答。  听我这么说,她的脸色立刻变得通红,说道:「哦,上帝啊,你瞧我都干了什么!」我打断她的话,说道:「你让我说完。你跟别的男人性交,我在旁边观看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今晚已经看到了一点,那真是令人兴奋啊。那个男人是谁?迈克吗?」莎丽的表情一下放松下来,她回答道:「是啊,那就是迈克。我们在他的汽车后左上做爱了,我说过他想在哪里要我都可以。你还想让我和谁做爱?」我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想让你和所有你曾经假想过的男人性交。」「和所有的吗?」她问道,我点点头。  「好吧,亲爱的,所有的人。我要和那个秃头的大胖子萨姆性交,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你去勾引他啊,然后告诉我你们约定的时间,把他带到家里来,我藏在衣柜里偷看。」「那明天我就约了啊?我有迈克的电话号码呢。」就这样,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我非常高兴地看着莎丽跟十几个不同的男人做了爱,他们大多数都是我们的好朋友。我在客人卧室整修出一个小地方,我可以藏身其中,通过事先做好的偷窥孔观看我妻子跟别的男人性交。我还在屋子里隐蔽的地方安置了两台摄象机,可以随时拍下我妻子跟别的男人做爱的影带。  最让人惊讶的是那个又老又丑的秃头大胖子萨姆,他竟然有一根11英寸长的大鸡巴,把莎丽肏得死去活来。从此,他就成了莎丽最喜欢的做爱对象之一,他也是来我们家次数最多的男人之一。  莎丽的这些淫荡生活都是在非常秘密的情况进行的,她已经警告过她的那些情人,如果哪个人泄露了这个秘密,她就会决绝和他们的一切来往,「我就要向我丈夫戴夫告发你们这些所谓的朋友。」她威胁他们说。  每次莎丽和别的男人性交完,等那些男人离开后,就是我们夫妻狂欢时间。  我非常享受莎丽阴道里顺滑的感觉,我知道那是那些男人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在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