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骚护士高凤云

骚护士高凤云
“老二,那娘们该不是耍你的吧!”  老大摸着自己发亮的光头,极不满意地对我发火,“寒冬腊月天,说好6点见面,这都快7点了。这风吹的老子眼睛都绿了!”“大哥,应该没问题,我都付过钱了。那女人说过,肯定到的。估计要晚点来。”  我对着自己的表哥,只能陪着笑脸。我是网上的视频裸聊网站认识这个女人,在淘宝上做的交易,“我在淘宝上有支付宝付的钱,她要是不来,一分钱也拿不到。放心吧!”  老大戴上棉帽,嘴里不停地哈着气,训斥我:“你小子也是,要找小姐玩,红灯区200一位,一夜任你干。这个倒好,是不是护士还不知道,搞不好就是个老三陪,估计忽悠你,说自己是护士兼职卖内衣做鸡的。1200啊,买6送1,够你玩一个星期的,全便宜那个骚娘们了。我可不管,到时候钱被骗了,你可别求我帮忙。”  “我不是说了吗?我用的是支付宝,不玩不给钱的。”  我和我表哥要见的人,自称叫高云,是县医院的护士,28岁,有个两岁的女儿。她原来兼职在一个成人网站做裸体主持人,后来和我熟了以后,发现居然大家在一个县城。在我多次请求下,高云答应出来做一回兼职妓女陪我过夜,离婚女人还带个孩子,被男人操一晚上就赚1200,在我们北方的小县城,已经是天价收入了!高云和我们约好晚上6点见面,然后开房作一夜,可到了现在还没出现。这北方的正月天,西北风能把人活活吹死,我们兄弟俩站在厚厚积雪的街道边,嘴里呼呼的冒白气,就像两只发了情的狼。其实,我们的目的可不只是玩玩这个成熟女护士,要操女人的小穴,直接找个洗头房,16到60岁的应有尽有。主要是上了那么多年的论坛,看到里面的色友介绍自己如何强上少女少妇的,不管是真是假,都看得我们流口水。我们把这个女护士约出来,主要就是为了享受一下强上的乐趣,虽然强上的是个骚货,不是良家女人。  手机响了,是高云打来的!我迫不及待的接了电话:“高姐,这都几点了啊?你拿我耍啊?我可要走了,不给钱了!”  “大兄弟,你等等,等等,我今天医院有事,下班晚了点。我这正赶过来呢,连晚饭都没吃就来了。”  一听我要走了,高云赶快解释道。  我挂了电话,对老大说:“那个骚货马上就到,你先到街口拐角等着。咱们车就停那的,把绳子,口袋什么的都摆好。这可是犯罪的事,动作得快!”  老大说声OK就跑了,留我一个人在街边等着。刚抽完一颗烟,一个穿这白色长羽绒衫的女人向我走来。接着路灯,我仔细打量了这个女人,年纪在三十上下,白色的羽绒衫让人看不出身材,但羽绒衫下面露出的小腿看来是个苗条女人,头发长长的,扎个马尾。  女人走近了,怯生生地问我:“请问,你是小黄吗?”  “是的,是的,你就是高云高姐吧?”  来的果然是高云,我赶紧答道。  “大兄弟,对不住啊,我单位有点事情来晚了。”  “没事没事,不过你拿什么证明,你真的是护士?别是糊弄我的……”  我故作怀疑的问道。  “放心吧,大兄弟,为了让你玩的满意,我连工作服都穿了。当然,是夏季的护士裙。”  高云把羽绒大衣拉链拉开,里面果然穿着粉红色的护士连衣裙,还是儿科的护士啊!我满意地点点头,高云又把护士裙最下面的两个扣子解开,把下摆一撩开,里面穿的是白色的T字内裤,还有白色的连裤袜,袜裆是加厚的,可以保暖。脚上一双白色的长筒皮靴。  天冷的很,高云让我看了一眼,就赶紧拉上羽绒大衣的拉链,着急道:“怎么,护士裙上印着字呢!县医院儿童科,咱们赶紧去开房吧。这地方贼冷,我腿上就一双丝袜,腿都冻僵了。我包里带着换的衣服,等办完事,我的内衣和护士裙都送你,做个纪念!”  我挽着高云的胳膊向街角走去,走到一半,我突然停下来,对高云说:“高姐,咱们都是自己人了。我还有个小要求,怕你不同意。我作爱时,喜欢把女人的嘴给堵上,听到女人‘呜呜呜’的声音,我感觉更爽,你看,能不能……”  说着,我把口袋里准备好的一双还没开封的肉色连裤袜掏出来,拿到高云的面前。  “都是熟人了,姐信得过你。不就是堵嘴嘛,我也看过一些性变态的男人,大多数男人都好这个,就是没这个色胆。姐答应你!”  高云很干脆,把丝袜开封后,熟练的卷成一团,塞进自己的嘴里,直到完全塞进去,还把双唇合上。接着,我给高云戴上一个白色口罩,说是伪装一下,她也没有拒绝。口罩比较紧,也比较大,把高云的嘴牢牢地捂上,还盖住了她的这个下巴。我们没有逗留,快步向街角走去。到了街角的出租车旁,老大突然窜出来,和我一人一边,夹着高云进了出租车。这是老大的车,特地在这里等着我俩的。高云嘴里堵着丝袜,外面的口罩使她吐不出丝袜,只能呜呜的大叫。寒冷的黑天,县城里哪有人会出来,我和老大轻松的把高云塞进出租车的后排车座,把她夹在中间,三下五除二就脱下了她的白色羽绒大衣,护士裙没有脱,我俩还有玩角色扮演呢!老大拿出准备好的白色尼龙绳,把高云的双手拧到背后交叉,紧紧地捆住。老大经常和妓女玩sm游戏,捆女人是把好手,给高云捆的是背手拜观音,让高云双手合十然后捆绑在一起,让她手指都动弹不得。绳子在高云的胳膊上穿绕了好几圈,拉紧后让高云的双臂绷直,无法弯曲动弹。捆绑好双手,老大摘下了高云的口罩,用透明的宽胶带封住她的嘴。高云拼命地挣扎,双脚又踢又踩,我和老大就一人一边,抓住她的双脚,把白色长筒皮靴也给拖了下来。高云冬天怕冷,脚上不光穿了白色连裤袜,还穿了一双白色的中筒棉袜,正好到靴筒,所以之前没有发现。我有玩女人嫩足的习惯,就让表哥开车,我在后车厢,把高云抱到自己的怀里,把她的棉袜给脱了下来。高云急得“呜呜”直叫,眼泪都下来了!我拿着从高云脚上脱下来的棉袜,当手帕使,轻轻地擦拭她流下的眼泪,吓得高云直摇头躲闪,居然连眼泪都给忍住了。  车子开动,不一会就出了县城。我搜查高云之前穿着的白色羽绒大衣,她的钱包在里面的口袋里,钱包里只有200多元钱,倒是工作证吸引了我。“高凤云,**县立第一人民医院,儿童科护士。原来,高姐的真名是高凤云啊,故意给我少说个凤字,好,一会给你来个双龙戏凤!”  县城外不远,有个大型休闲广场,中央是个大型水池,夏天还放音乐喷泉。这大冷天,水都冻到了池子底,白天还有帮小鬼来溜冰,这天黑了,路灯只开了那么几盏,连个人影都见不到。表哥在水池边停下车,我把高云从车里拉了出来。车里开着空调还好,一开车门下了车,别说高凤云,我都冻得一哆嗦。高凤云冻得瑟瑟发抖,好歹现在没刮风了,要不然,这么玩下去,别说高凤云,我都受不了。  “高姐,是不是有点冷啊!”  我这么一说,高凤云马上点头点的像捣蒜一样。  “好啊,我来帮帮,让你暖和暖和!”  表哥笑呵呵地出了汽车,和我联手,把高凤云的护士连衣裙上的口子全部解开了。她的护士裙全靠前面的一排扣子,类似超长的短袖衬衣,扣子全部解开了,就相当于畅怀了,里面白色的抹胸和白色的连裤丝袜完全展现我们哥俩面前。  “来,跑两圈,暖和了,好做爱!”  我一拍高凤云的翘臀,示意她在广场上跑起来。高凤云脚上只穿丝袜,冻的双脚不停的扭动脚趾,双脚还互相搓着取暖。  “贱货,还不动起来!”  表哥一看高凤云不动,就从地上抓起一团雪,拉开她腰部连裤袜和内裤,把雪塞进了她的内裤。高凤云冻地一激灵,要往后躲,我从后面有拉开她的内裤,在她屁股那里也塞进一大团学。阴户和肛门都沾上了雪,冷的高凤云拼命地抖动身体,可是雪被内裤包着,哪里出的来?双手被捆绑的高凤云只得听话,在广场的雪地上跑了起来,被解开的连衣裙向后飘荡,看着挺有意境。我和表哥就如同打雪仗般,一左一右和她一起跑着,不停地把雪球砸向她。高凤云内裤里裹着雪,身上又被我们用雪球攻击,嘴里堵着丝袜,只能在雪地上奔跑,可哪里跑得过我们。脚上的丝袜很快就湿透了,身体散发的热量也让内裤的雪融化,雪水顺着丝袜往下流,很快丝袜也湿的一块一块的。看到内裤里雪快化完了,我们哥俩就抓住高凤云,再往内裤里塞些雪,抹胸里也塞进去不少。塞了雪,再逼着她跑,玩了大半个钟头,我们累出汗来,高凤云更是浑身湿透,雪水混着汗水,冻得她直哆嗦,露出来的白皙皮肤也被冻成了粉红色。  表哥是风月场的高手,玩女人在大冷天,那身体一定要活动开。按他的话说,冷天玩女人如同冬泳,男人女人都不能不热身就直接做,否则像不活动开身体就往河里跳一样,肯定得冻僵,轻则抽筋,严重的话,有生命危险!我们也是替高凤云考虑,逼着她跑了大半个钟头,算是好好的来个热身运动。  高凤云也累得不行了,突然脚下打滑,侧身摔倒在雪地上。表哥一看差不多了,也说:“嗯,热身的差不多了。老二,过来抬人,拉过去可以做了!”  我们哥俩哪里是抬人,一人抓住高凤云的一个脚踝,像拉雪橇一样把她拉了起来。好在地上都是雪,摩擦很小,高凤云后背紧贴着雪地,抬起双腿被我们拉着,也不觉得疼,任她不停地扭动身体,嘴里呜呜呜的叫着,我和表哥根本不回头,直接把她拉到了结冰的水池边。这个水池边上,一圈6个路灯,把水池照得很明亮,我白天考察过,冰都结到了池底,别说是人,就是坦克上去都没事。我抱住高凤云的上身,表哥抓住双脚,我俩把高凤云抬进了水池,扔到了冰面上。高凤云湿透的身体在寒冷的冰面上冻得一激凌,立刻明白这两个人要上自己了,虽然自己本来决定是来做爱的。可如此变态的在冰上做爱,即使是最下贱的妓女,也会有几分恐惧,谁知道他们会使出什么变态的手段,是不是玩完自己就要杀人灭口!想到电视上曾经播放的那些新闻,变态狂如何残害妓女,之后又是如何残忍的杀人分尸。精疲力竭的高凤云突然来个力气,两腿一蹬,在双手被捆无法寻求支撑点的情况下,居然站起来了。我和表哥倒是被吓了一跳,明明跑了那么长时间,这女人怎么还那么精神?高凤云站起来就往后退,可是冰面太滑,自己脚上的丝袜已经湿透摩擦力小的很,退了两步就仰面摔倒,这一摔是够结实的,疼的高凤云上身动弹不得,可她两腿仍然努力的向后蹬!  “操,搞过那么多女人,没见过那么生猛的!老二,眼光可以,搞了个猛女啊!来啊,咱哥俩好好地陪你乐和乐呵!”  表哥说着,就走上前,熟练地抓住高凤云的一条腿,又是拉雪橇般,把她拉到了水池中心,这个位置光线最好,我们哥俩都有轻度近视,亮点才好认准女人的穴!  “老二,你弄来的女人,这下面的穴先归你日。这女人脸蛋漂亮,奶子也够大,我先热乎热乎手。”  话没说完,表哥猴急地把高凤云的抹胸向下一拉,这个女人连胸罩都没带,两个乳房脱颖而出,像两个气球般上下扑腾。乳头都已经发红变的坚挺,表哥两只手一手一只,狠命地捏弄揉搓,“靠,这个女人的奶子还真是大,肯定是给孩子喂奶,被孩子吸大的。哥哥今天有福了!”  表哥用力过猛,疼的高凤云直叫唤,因为堵着嘴,也听不明白叫的什么。  我一看表哥摸的过瘾,自己也不能闲着,扳开高凤云的双腿,跪在她的两腿之间,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两根手指合并做出点穴的姿势,对准高凤云的小穴慢慢地插了进去。高凤云虽然决定要和我做爱,可是她做梦都没想到居然被绑架到雪地里,而且还要坐在寒冷的冰面上。冻得发抖的高凤云开始做出本能的抵抗,她努力晃动自己的屁股,企图躲避我的手指,同时条件反射地合并自己的双腿。我跪在这里,高凤云哪里能得逞?她的这双穿着连裤袜的美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腰,同时双脚在我背后交叉,因为双脚太冷,穿着丝袜的两只玉足还不得不相互摩擦取暖。我先是隔着连裤袜和内裤,用手指捅了捅高凤云的阴唇,这个惊恐到极点的风骚少妇,立刻全身颤抖,双腿在我腰间上下蠕动。我此刻立马血脉膨胀,兴奋到了极点!三下五除二,高凤云的裤袜袜裆被我撕开了口子,接着内裤的底部裤档也被我撕开,白色的丁字裤此时就变成了一条围在高凤云腰间的细布条!  成熟丰满的女护士高凤云,被撕开裤袜和内裤后,肥厚的阴唇展现出来,在茂密的黑色丛林掩护下,已经湿润张嘴的大阴唇如同隐藏了绝世宝藏的洞穴的洞口,随着高凤云急促的呼吸,两片阴唇有节奏的一张一合,似乎在向我的小弟弟招手。我按照自己的老习惯,将并拢的两根手指伸了进去。一接触高凤云的阴户,由于裤档内塞过雪,所以阴唇此刻已经冻得僵硬,即便如此,当我手指探入时,却感觉到了如春的温暖,毕竟,淫水肆意流淌的阴道内,仍然保持着三十多度的体温。我的两根手指探入,同时不停播弄高凤云的阴蒂,刺激的这位女护士立刻开始了新一轮的扭动挣扎,她的那双丝袜美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腰上下蠕动,使我全身享受了无比的欢愉。动手的同时,我抬眼看了看表哥,这家伙双手抓住高凤云的乳房来回换着方向的揉捏,同时自己的头紧紧地贴着高凤云的颈部,舌头从她的耳垂到肩膀来回的舔舐,刺激的高凤云上身也不停地抽搐。  我们哥俩自己都想不到,这么冷的夜晚,在户外还是在一块冰面上,我们保持这个姿势玩一个女人,居然能坚持半个小时。高凤云那原先已经冻僵发紫的阴唇,靠着我的两根手指,居然复活般的回复了原先的丰满血色。不过因为刺激的时间太长,我的腿蹲麻了,高凤云此刻也没有之前那么剧烈的挣扎了。倒是表哥,抓奶抓腻了,冲我喊道:“差不多了吧,开始给她来大菜吧。我的小弟弟都冻的没知觉了……”  “好喽,开始亮剑!操死这个淫荡的骚护士……”  我把裤子一拉,亮出了已经绷直的小弟弟,将高凤云的那双丝袜腿往自己的肩膀上一架,对准她张嘴的阴户,猛地插了进去。  高凤云之前已经被我们完的麻木了,半闭着双眼任由我们调戏,听到我们兄弟的喊声,紧接着又是我的大炮插入,疼得她猛然醒来,被堵的严实的小嘴闷哼一声,紧接着就是抑扬顿挫的“呜呜呜”痛苦呻吟声……高凤云“呜呜呜”的叫声令我更加兴奋,我立刻就是一轮狂风骤雨般的活塞轰炸。表哥配合我的动作,托住高凤云的屁股和小蛮腰,就这样,我们哥俩同时站了起来,身体中间牢牢夹住了身体被折叠成V字的高凤云。表哥最擅长肛交,这个时候,他双手托住高凤云的臀部,自己的巨炮接着就插进了她那从没开发过的肛门。下体的两个小洞同时被男人的阳具插入,而且还都不是等闲的巨鸟,尤其是自己狭窄的肛门,剧烈的疼痛使精疲力尽的高凤云突然爆发了力量,从头到脚开始猛烈的扭动。我和表哥意想不到,给闪了个趔趄,好在我们哥俩够强壮,又站的稳,冷静下来,保持好姿势后,任由高凤云如何扭动挣扎,她那双丝袜腿仍在我肩头动弹不得分毫,她那被丝袜包裹的肥臀也仍然老老实实地被表哥双手托住。  “这个熟女的翘臀还真有弹性,看来平时没少跳健美操,都感觉不到赘肉。”  表哥一边肛交,嘴里还不停地对高凤云的屁股进行点评,“这个肛门就更棒了,比小女生的处女穴还紧,要不是哥哥我的肉棒够结实,包皮都得挤破皮啊。又窄又潮湿,这种熟女能有这么好的屁眼,真是难得啊!”  “那是当然,我挑的女人,还能有次品。”  我也没有闲着,一边用肉棒猛插高凤云那已经张嘴的阴户,同时也配合着表哥进行点评,“别看生过孩子了,这个女人的阴道仍然保持着狭窄和弹性。每当我一插入,这阴道立刻条件反射地收进,显然她已经很久没有和男人做爱了。要是操普通妓女,那种松弛的破阴户,肉棒插进去,跟死肉一般,一点反应都没有,如同插如竹筒一般。淫水分泌得如同泄洪一般,还说明这个骚货一直渴望被男人插,是不是啊。骚货高凤云!”  听到我的问话,高凤云被折成V型的娇躯仍然不停扭动,而高凤云也还是拼命地摇头挣扎,脸上流露出痛并快乐着的复杂表情,被丝袜紧紧堵住的嘴里只是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完全搞不懂她是同意还是反对我的说法。  “兄弟,现在问她没有用,你看这骚货爽的,还能听你说话,加把劲,来一轮内射!”  表哥倒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我们哥俩不是一次玩3P了,如今早已达到了心有灵犀的层次。此刻,我们同时发力猛插,有同时回撤,再同时猛插。插得高凤云“呜呜呜”叫得更加大声,身体也有节奏地随着我们同时插入的动作来扭动。这样过了15分钟,露着屁股的我们哥俩,屁股都冻得失去知觉了,可是下面的肉棒仍然精气十足,骚货的力量真是无穷啊!  “兄弟,我不行了,一定得射一发了。骚货,吃我一炮!”  一向自认“神棍”的表哥,居然先服软了,看来是肛门更加狭杂的缘故。  软绵绵的肉棒缩了回来,高凤云脸上流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黏稠的精液从高凤云的肛门缓缓流出,落到冰面,形成一条乳白色的细线。  我还意犹未尽,更何况自己的肉棒还没有服软的征兆,我一边继续猛插,一边嘲笑道:“平时很牛比,怎么今天那么快就缴械了,是不是昨天背着兄弟,出去偷吃了?”  “操,你玩的那个部位,再怎么样,就算是幼女的,也不是窄过我的地方。不行你我交换,看看谁先服软啊?”  “好啊,换就换,谁怕谁?不过,凡事不能半途而废,要等我在骚货阴道内送上一发后才可以。”  “兄弟,也快点。这大冷天的,不操的时候才发现,哥哥的小屁屁都麻木了。”  “哥哥,你爽过了,就催我,也太不地道了。人帅棍猛,这是没办法的时,我的小弟弟没满足,不答应射,我有什么办法。你先忍忍吧,别松手啊,好好摸咱们这个骚护士的肉臀啊……”  没了肛门的刺激,高凤云此刻只是受到我对她阴户的攻击,就自然地把身体向我这里靠拢。这个骚货的身体还真的挺柔韧,乳房都贴到大腿了,居然还可以保持这个姿势被我操。她的双腿紧紧地圈住了我的脖子,使我不禁怀疑,这个骚货是否精通瑜伽?  高凤云的阴道内溢满了淫水,使得我的肉棒在阴道内的摩擦力大大减小,另外因为操的时间太长,高凤云的阴道受到刺激时产生的反应也开始慢慢减弱。这使得我的肉棒插入时,感觉更加湿滑,终于,我的小弟弟经受不住快感侵袭,开始猛射。当精液在高凤云的阴道内井喷而出,直射入她的阴道深处,高凤云受到了猛烈的刺激,居然身体巨震了一下,不过她已经精疲力尽,身体的扭动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力道。也许是担心精液射入子宫会意外怀孕,高凤云没了力气挣扎,却从被丝袜堵住的嘴里尽力发出“呜呜”的哀求声。  像这种生过孩子的女人,在县城里一般都是做过结扎上过避孕环,所以我根本不理会她的哀求,跟没有在乎是否会搞大女人肚子。我的肉棒射过一次后,还没有软下来的迹象,看来里面还有子弹啊!我停止了抽插动作,而是用力把肉棒完全插进去,让我的下身与高凤云的下身完全紧贴,然后我扭动屁股让我的肉棒可以在湿滑的阴道内上下左右随意地翻江倒海。这也使得高凤云的上身与双腿紧靠到了一起,疼得她呜呜乱叫。  翻江倒海一番后,我的小弟弟又开出了连珠炮,终于算是耗尽炮弹。我满意地抽出了自己的肉棒,此刻我的小弟弟已经如同面条一般没精打采的耷拉着,龟头上还挂着一丝我的精液和高凤云的淫水的混合物。  “你终于射出来了,累得我两手都麻了!”  表哥笑骂道。我俩完事了,就把高凤云放到了冰面上,让她双膝着地,跪在冰面上。  “累得手麻?我看是摸她的丝袜美臀,爽得发麻吧!”  我掏出香烟,分给表哥一根,自己一根。我们哥俩就这样光着屁股,抽起烟来,看着被夹在我俩之间的高凤云。此刻,这个骚护士,跪在冰上,拼命地喘着粗气。从她的屁眼和阴户内,还不断地流出黏稠乳白色的精液。  “是不是想把嘴里的丝袜取出来?”  看到高凤云跪在地上,昂头看着我,眼里充满了乞求,我笑着问道。  听说可以不堵嘴,高凤云赶紧点头。  “反正这里荒无人烟,你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  说着我就把她嘴里的丝袜掏了出来。丝袜已经被口水完全浸透,费了点力气才给拽出来。拽出丝袜后,我把丝袜随手扔到一边。表哥这时蹲了下来,摸了摸高凤云的肛门,又摸了摸她的阴户,两根手指都沾满了之前射出来的精液。  高凤云倒很听话,嘴不堵后,也没有叫唤,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表哥把手指伸到她面前,淫笑着说:“骚货,被我们干成这样,是不是饿了。来,给你点好东西,张嘴吞下去,男人的精液可是大补的东西!”  “不,不要,这东西又腥又臭。求求你放了我吧……”  哪有得她分说,表哥把手指伸进了她的嘴里,命令她要舔干净。  “要舔干净,要一点不剩地咽下去。否则,捆好你的手脚,把你扔在这里,看你能熬过这一夜吗……”  没有办法,高凤云只得憋气慢慢地把表哥的手指舔干净,又把精液一丝不剩地咽下去。  “味道如何,好吃吗,是不是还想要……”  “好……好吃……”  高凤云吞下精液后,直想吐,迫于我俩的淫威,只得说违心话。  “好,既然喜欢吃,那就让你吃个够!”  表哥这个时候已经恢复过来,下身的肉棒又硬了起来。说着,他就要把肉棒伸进高凤云的嘴里。  “不,不要啊,我不行了!”  高凤云一听还要吃,吓得大叫。  “操,你还真是猴急,好在我也恢复过来了。怎么来,你干她的嘴,我干屁眼?”  我扔掉手里的烟头,跪在高凤云身后,分开她的双腿,让她露出已经被开发了一遍的肛门。我的双手此刻正好抓住高凤云的双乳,让她不得不挺直上身,后背紧贴我的胸膛。而表哥,正好利用这个高度,一手按住高凤云的头,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张开自己性感的小嘴。  “贱人,老实点……把嘴张大!要是牙齿碰伤了我的命根,我扯烂你的阴户!”  表哥这么一吓唬果然见效,高凤云虽然不乐意,却老老实实地张大了嘴,迎接表哥肉棒的入住。  而我此刻也不闲着,肉棒已经顺利插进了高凤云的肛门。肛门的刺激,使得高凤云全身一颤,这一下颤抖从她的乳房传到我的双手,一阵快意流遍我的全身,使我的小弟弟也猛地一下精神抖擞,完全绷直。  我和表哥准备完毕,喊了一句“开动”两人的肉棒立刻开始了新一轮的活塞运动。不过这一回,因为之前的消耗过大,没过20分钟,我们哥俩全射了。表哥的存货倒是不少,片刻充满了高凤云的小嘴,也怪她嘴里空间下,即使高凤云拼了命地往肚里咽,还是有一部分从嘴角流了出来。黏稠的精液顺着高凤云的嘴角就要往下掉。表哥此刻突然怜香惜玉起来,伸手拦住精液,然后开始将精液在高凤云的脸上涂抹均匀,如同做面膜一般。高凤云几番高潮过后,也是如同惊弓之鸟,哪里还敢乱动,任由表哥为她涂抹精液。  表哥一边在高凤云脸上涂抹精液,一边还说:“看在你听话乖巧,虽然没有按照我的指示,把精液全部吞下去,我也不罚你了……”  我听了心里暗笑:“不罚?我看你是弹尽粮绝,没得罚了吧!”  我的双手用力抓住高凤云的双乳,使得她的双乳已经红的如同熟透的苹果。我突然一发力,高凤云也不得不挺直腰板,“啊”地娇呼一声。我的最后一发,也是最猛烈的一发炮弹,射进了她的肛门。  此时的我和表哥,不但是小弟弟硬不起来,连双腿都伸不起来,走不动路了。精疲力尽,又心满意足的我们,解开了高凤云手上的束缚,然后拿出面巾纸擦拭自己的下身,随后提上裤子。  “我手麻了,求你们帮我擦一下下身,好吗?”  高凤云此时双臂麻木,同时被我俩操的没了羞耻心,索性向我们提出了这样的无理要求。  “操,我们奸你,还得替你擦屁股啊。”  反正能摸也不错,我拿出一张干净面巾纸,开始擦高凤云的下身。表哥也不错,把她的屁股擦干净,趁机还把手指插进她的肛门,引得这个骚货一阵娇呼。  “高大姐,今天如何,是不是很爽啊?有的赚,还有的爽,多美啊!”  我一边擦,一边打趣道。  束缚被解开后,知道我们没有恶意,高凤云也没之前那么恐惧了,她满脸绯红,娇嗔道:“爽是挺爽,就是这地方太冷了,这么玩,会把身体搞垮的。好了吗,让我上车煖和煖和吧,外面太冷了!”  完了事,我们三人上了车。冰天雪地这么一干,我们三人都冻成了冰棍,在车里开着暖气,过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  表哥开车往回走,我可没闲着,在后排座和仍旧一丝不挂的高凤云继续着肉戏。不停地抚摸她的大腿,轻轻咬她的乳头,引得这个骚护士不停地娇嗔挣扎,嘻闹成一团。倒是表哥又看又听,非常郁闷。  一夜疯狂,我和表哥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因为受凉,我俩是伤风感冒加拉稀。第二天,当我和表哥呆在县医院挂吊针,正睡得迷迷糊糊,我的手机响了。  骚护士高凤云来的短信:“我生病了,下个礼拜有空吗?我想和你再一次做那个,完全免费。不过,不可以带你表哥来,也不可以在冰天雪地,我家有暖气,就在卧室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