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与90后女孩儿的激情事儿

与90后女孩儿的激情事儿
认识梓是在2008年夏天,在市中心一个知名相机专卖店,她是那里的职员。  第一眼看到她并没什么特别,只是觉得很美。美和漂亮的区别我认为差别很大,关系到品味问题,所以我的女人一般都是美。  梓的身条很展,像训练有素的白领,长发束起马尾在脑后顽皮的摆动,干练的职业套装把她勾勒的凹凸有致,女人味十足。她的五官精致舒展,均匀整齐的排列在粉嫩细腻的瓜子脸上,总而言之,看上去别提有多舒服了。  我从一进门,她就来到我的身边,热情洋溢但又不卑不亢的为我开始介绍她们的产品,过于专业的术语听的我云山雾罩,迫不得已打断了她,告诉她我的需要。其实一开始她给我介绍的都是一些低端产品,类似卡片机一类,难怪她这样,我的不修边幅总是给人一种落破的感觉,但那时我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回击这个以貌取人的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美,也许我会一笑而过,就像对曾经给在长椅上弹吉他的我一枚硬币的女生那样潇洒的说声谢谢,但对梓,我却在瞬间产生了报复的邪念。  我想要一部好一些的,我说。她美丽的大眼睛惊诧的盯着我眨了眨,意思是你没开玩笑吧?这个举动彻底激怒了我,我微笑着说,最好的是哪部?最后我在她的茫然中购买了当时她们店里最贵的机身外加三个顶级镜头,转身离开。当然,作为接待,她肯定留给了我联系方式,以便我有不时之需,我告诉她关于摄影,我是小白。  在之后的几天,我以各种请教的理由与她联系着,她也总是在电话里耐心的为我讲解相机的使用方法,然而她却无法了解,听着她声音的我,在脑海里正对她进行一遍又一遍的意淫。  时间过去了一个月,我和梓已然成了熟识的朋友,甚至电话里还会彼此讲一些私密的话题,我知道了她的名字,身高,体重以及婚姻状况等等,看着这些详实的数据,我暗想,这不正是我寻找的猎物吗?我决定马上采取实质行动了。  我以想给相机购买一些配件为由,约出了轮休的她。虽然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但当她再一次款款出现的时候我还是不由得小小兴奋了一下。美的超凡脱俗,如仙子降临,与她走在路上,惹来不少羡慕嫉妒恨的复杂目光。  没男友的女孩儿就是可怜,星期天还得陪客户。办完事和她共进晚餐时我揶揄道。讨厌!她调皮的回应。我们此时已经少了许多客套和尊敬,很融洽。看着她毫不矫柔造作的大快朵颐的享受面前的美食,我觉得她是不是也是一个真实的女孩儿呢?  晚饭后天依旧还亮着,我邀请她看电影以做答谢,她有意回绝,也许是好久没有调剂繁忙劳碌的生活了,最终还是答应了我。那部电影演的什么今天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因为当时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身旁这个高挑美好充满活力的香喷喷的肉体上。我的计划在黑暗中一步步实施,在得到了她的香吻后牵着她光滑洁白的小手我们走出影院。  我也曾问自己是否真是萝莉控的大叔,每每下手目标都是如此清纯可人,不过到后来想既然她们都不介意年龄的差距我又何必庸人自扰呢,呵呵。  带着她来了那个常去的私人会所,前台的美女小雨心领神会的冲我一乐,明眸皓齿,让我心猿意马。熟悉的电梯,熟悉的套房,不同的是走马灯一样更迭的女子,在关门的瞬间,我突然恍惚觉得身后的女子是那个给我数度欢愉与激情的女孩小雨,收回繁乱的思绪,开始拥吻梓。她躲闪了一阵,突然定定的看着我,冷静的说我算你什么人啊?我无言以对,用行动告诉了她她想要的答案。她开始微合双目,激烈的接受和回应。  她的短衫和热裤给我制造了不小的麻烦,但还是很利索的把她扒了个干干净净,扔到那张极有情调的大大圆床上,她的主意力马上被天花板上清亮的镜子吸引住了,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美艳绝伦的酮体,片刻之后忽然意识到镜子里同样有个一丝不挂的男人,挺立着傲人的性器官站在她的床边,立马羞的惊叫一声,同时蒙上自己的眼睛。  我已然顾不得迎合她的小女儿状,猛扑到她的绵软肉体上,开始体会年轻女孩儿的妙处。高耸丰满的双乳,粉粉的乳头,纤细的腰肢,凝润的玉腿,每一处都被我啃噬了好久,然而前戏的重中之重一定还是那片深藏不露的人间仙境,她轻轻抬起眼皮,羞涩的说,脏。我置若罔闻,施展出二十几年的挑逗本领,把那里弄的一片狼藉,两片开始充血的小小的阴唇歪歪斜斜的挂在那,桃源洞口还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流淌着爱的汁液。  看她已然春情泛滥,我提枪上马,用龟头开始研磨她敏感的肉芽,她深蹙额眉等我进入,然而好久不见我有下一步举动,差异的睁开美目看着我,我正等着她的目光,在她视线下移后我果断的插了进去,我想她应该看了个通透,因为她立刻把粉脸扭向一边。  梓在20岁时与沾染了毒瘾的初恋男友分手,那个瘾君子拿走了她所有积蓄去付毒资。她心灰意冷了一段时间,甚至本能的拒绝一切可疑的男性,在遇到我之前的那一年里,梓不断的提醒自己忘记,却始终无法做到。在她身上不停抽插的我突然想,我也不算对不起她,起码在和我相处的日子,那段灰色的经历已经离她远去。  她的阴道美妙紧凑,又不象处女般青涩需要男人加倍呵护,我可以无所顾忌的挖掘一年里她深深埋藏的欲望与激情。床单上两具火热的肉体扭缠在一起,各种体位都全力以赴,当她骑跨在我身体上不停的驰骋,阴道里的爱液打湿交合的器官顺着我的蛋蛋流到了床单上,那一刻,我爱死了这个香香的女孩。  激情过后,她伏在我胸口喘息,许久没动。忽然她拨开粉脸上的秀发,怔怔的看着我说,楼下的那个女孩叫什么?我说小雨。说完我就哑然失笑,差点忘记了做销售的她有着敏感的神经,除了对我的预判有些离谱之外,还算是个极有灵气的女孩。什么关系?她继续逼问。和你一样,我说。楞了半天没说话,就怅然若失的看着我,突然抓起我的小弟弟放进嘴里套弄,我轻轻说,脏。她也不理,很快小弟弟就热情高涨,顺利进入了她爬上来的曼妙玉体……当我激情迸射后倦意顿生,她还是那样怔怔看着我,现在呢?她带着喘息冷冷的问。一样,我说。  那晚我没怎么睡,即使趁她休息偶尔打个盹也会被她很快弄醒,快四十的我很少再做一夜几次郎了,但那晚,我不停的上与被上,已经记不清到底多少回,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会就此精尽而亡了。  清晨,我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差点让我沦陷的美丽的梓,看着她如婴儿般沉睡,长长的睫毛投下清晰的阴影,我在这张生动的小脸上动情的留下一个吻,离开了。  我再没接过她的电话,甚至换了手机号码。突然有一天,看到墙角落了些许灰尘的相机包,我想起了梓。  我把车停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她的身影。她懒懒的坐在柜台里若有所思,脸上写着淡淡的忧伤,看着看着,我的心开始疼了。  最后我特别想告诉梓一句话,没有人和你一样,如果我依旧是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的小伙儿,我一定不会放开你的手,梓,珍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