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补习课上的欲望

补习课上的欲望
补习班的课是乾涩无味,一点趣味也没有。不过大部份的学生还是拼命的抄笔记,仔细听着老师的话。  弘史不认为自己的环境很好,他父亲开田代牙科医院,病人都是上流阶层的人,父亲的技术也不错,但独生子的弘史认为他现在去补习班是因为运气不好。  弘史到补习班附近的停车场,那里有他的“马克凸温”他是从补习班上课中溜出来的,不久之前买一辆外国跑车,可是父亲以太抢眼的理由,换了这一辆“马克凸温”轮车,以二百八十万圆从朋友那里买来的,当然是中古车,但看不出是旧车的样子。不过,弘史还是感到不满。  《到湘南去跑一趟┅┅》可是开到一半,突然改变主意,不预期的拜访时技家,让贵和子惊讶或许更好玩。  从那次发生关系就没有打电话给贵和子。当然,和静香连络时会打电话去,但听到静香的母亲的声音,他就立即挂断电话,他是有企图的这样做,准备以後找机会和贵和子再好好乐一乐。  《贵和子的身体┅┅实在是太美好了┅┅》弘史这时候突然觉得裤子里前面的部份异常的膨胀。  贵和子是时装设计师所以在事务所工作,但听说偶尔也会在家里研究构想。  《应该早一点来的┅┅》弘史用力踩下油门,快到静香回来的时间,把车停在路边准备下车时,不由得乍舌,因为看到静香先进入公寓,有特徵的制服,美丽的侧脸,从裙子里露出脚踝很细的腿。  《我和那个女人性交过了┅┅》这样一想,弘史突然产生强烈性欲,不管是谁都好,想解决目前的性欲了。  《对了!如果贵和子不在,还可以和静香性交┅┅》弘史跑到附近的公共电话亭。  来接电话的人是静香。  “啊!是弘史吗?我刚打电话到你家去。”  “哦!有什麽事吗?”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今晚有派对,你也来好不好?”  “现在是你一个人吗?”  “不!妈妈在家,还有佣人也来了。”  “哼┅┅”弘史几乎就要在电话里乍舌,看样子今天是只有放弃刚才的念头了。  “妈妈也说一定要请你来的。”  “哦┅┅”弘史内心感到惊奇。  “好!知道了,我不能保证什麽时候到,但一定会去。”  挂断电话,开车回到位於代官山的家里倒在床上。  静香说她母亲一定要他去,是没有恨强迫和她性交的我了?弘史还有点怀疑,还是因为我和她的女儿是朋友,为避免静香的多心,假装做普通的状态呢?  弘史想来想去时睡着了。被母亲叫醒时已经六点,急忙打电话给静香,就在打电话时,心里产生很新鲜的主意。  “我必需要和补习班的老师见面商量一件事,所以先去补习班,再去你家,大概会到八点钟左右吧!”  “好吧!┅┅我这里有几位朋友┅┅但她们要在九点钟离开,所以你在九点钟以前到达┅┅好吗?”  “好吧!”  只要发生一次肉体关系,女人大概就会变成这样体贴了,弘史想到静香雪白的肉体,股间的肉棒就开始热起来。  去补习班当然是假的,故意去晚一点,准备住在静香家里,他企图夜里先去母亲贵和子的床上享受她成熟的肉体,然後再玩女儿静香的新鲜身体。  《不!也许会是相反的顺序┅┅?  弘史在八点多一点按时技家的门铃,已经有很多人,大部份是女人,而且都很美,可能是贵和子工作的同事或时装模特儿。说实话,弘史感到压迫感,静香再电话里说有朋友,还以为是她学校的同学。  年轻人只有弘史和静香了,也许在模特儿里有几个和弘史同年代的女人,但都浓艳抹的分不出多大年龄。  “欢迎你来。”  贵和子穿着可能是自己设计的服装过来和弘史打招呼。  “生日快乐!”  弘史特别做出郑重的微笑後,把手里的花递过去。  “谢谢!你就陪静香谈谈吧。”  贵和子露出艳丽的微笑後,就去照顾其他的客人。  《我和这个女人睡过了,她是以无比妖媚的风情在我的怀里痛快的哭泣┅》弘史觉得那一天发生的事,像一场梦┅┅静香把弘史带进自己的房里,就紧紧的把身体贴在弘史的身上说。  “妈妈是怕我寂寞,所以要我请你来的。”  在外国电影里男人和女人接吻,一般都是从这样的场面开始┅┅弘史想着奇妙的事,伸出一只手抱住静香的腰,用力拉过来接吻,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时,对方也以舌头缠绕。  弘史立即感到欲望突然升高,於是拉静香的手压在裤子里挣扎的硬东西上,静香的呼吸马上开始急促,但从裤子上握紧那肉棒。  《哟!翘到上面来了┅┅》静香好像很疼爱的摸那隆起的部位,用手掌轻轻压下去,就感觉出脉动的跳跃感。  弘史撩起静香的裙子,就不客气的抚摸隆起的耻丘,在可能是阴蒂的部位压下去。  “啊!┅┅”静香好像很痛苦的发出呻吟,并把弘史摸到的地方挺过去。  “舒服吗?”  “嗯,很好┅┅”“那麽,你自己也摸过了吧!坦白的说出来!”  “嗯┅┅”“手淫了吗?”  静香微微点头,然後就主动的把小嘴送上来。弘史很想立刻和她性交,但勉强克制自己。  “今晚我想住在你家,你要想办法。”  静香以为只有自己是弘史的对象,对他的提案高高兴兴的点头。  趁别人还不会多心时,两个人一起回到客厅。  大概是事先就决定派对在九点钟结束,快到九点时,客人就先後辞去,大家都有明天的工作,静香也要上学,客人们似乎都了解这种情形。  客人们都离去时,贵和子似乎感到疲倦的样子。  “妈妈,我给你叫按摩师来吧!”  静香立即去打电话。  “哟!不要把我看成老太婆了。”  贵和子的话好像说给弘史听的,然後立刻走进浴室。在这段时间里,弘史帮忙静香整理。  跪和子从浴室出来时,静香立刻提议说∶“我们请弘史住在这里吧!他会帮忙我清理这些东西。”  “可是┅┅多不好意思啊!”  “不会的,我乐意帮忙。”  弘史很勤快的样子走进厨房洗东西。  按摩师不久就来了,到贵和子的卧室按摩。静香和弘史大致整理好,就在客房排床,苹时是贵和子的工作室,有客人时就把沙发并起来做成床。  “等一下我会在你那里。”  “嗯┅┅”静香的脸红了。  按摩师大概是十一点走的,静香到母亲的卧房看了一下,贵和子舒舒服服的睡了,本来就喝一些酒,按摩到舒坦时,大概就睡着了。  静香在弘史之後洗澡,洗玩後回到自己的房间,令她惊讶的是弘史穿着睡衣在房里。  “妈妈会不会醒?”  “不要紧!她已睡熟了。”  静香知道弘史在她洗澡时去看过母亲的卧室,感到很不以为然,弘史很敏感的发觉静香的心理。  “我是去看看她有没有睡熟,等一下若她起来,那就麻烦了,尤其我们正在这样的时候┅┅”弘史对穿睡衣的静香又产生新鲜感,立刻把她推倒在床上,把脸靠在双峰之间,用脸颊摩擦,静香双手抱住弘史的头,抚摸还有点湿的头发。  仅是这样,就能完全投入两个人的世界里,静香觉得很幸福,结婚後,每天都是这样吗?静香的心傻洒在甘美感伤里。  弘史知道静香不高兴的感情已经消失,就不再像上次那样柔和,大胆的打开她的睡衣。  “关灯吧┅┅”弘史不理会静香的请求,就在明亮的房间里,尽情的欣赏丰满的乳房,有点红润,并不一定完全因为刚洗过澡的关系。从宴前戏的吻,以及喜欢的男人在灯光下看她,造成的兴奋都有关系。  弘史瞪大眼睛,从离开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看两个隆起的肉峰,以美的观点而言,是比过去和弘史有过关系的任何女人都美。可是从成熟度而言,还是要算静香的母亲贵和子的乳房最完美。  总之,这一家的母女两个都和我发生肉体关系了┅┅对年轻的弘史而言,对这种情形感到非常高兴,当然和他对自己应付女人的信心增加已有关连。  “静香┅┅”“嗯?”  “刚才你说过┅┅手淫了。”  “哎唷┅┅不要!”  静香把红红的脸压在弘史的胸上。  “弄过了吧?”  “不要说那种事┅┅”“不要怕难为情,我也一面想你一面弄过的。”  在这瞬间,静香的情绪有了变化,好像意外的样子。  “是真的,静香,你弄过了吧?”  “嗯┅┅”“静香,你脱光好不好?”  “什麽?”  “我也脱光。”  弘史立刻就照自己的话做了,把借穿的睡衣脱去,再脱内裤时,早已勃起的阴茎硬挺的直立。  静香几乎忘记呼吸的看着弘史的肉棒,和修长的身体不成比例的肉棒,使她多少有点恐惧感。但也具有魅力,微微颤抖的样子,产生很深刻的印象。  还有,从圆圆红黑色的龟头尖端,渗出透明的露汁。  “静香,快脱光呀!”  弘史以强迫的态度,从静香身上剥去睡衣,静香虽然觉得难为情,但他这样做使她感到一种亢奋,任由他脱去。  “还有内裤!”  静香露出困惑的表情,但转过身去就坐在那里拉下内裤,内裤就像变魔术一样的缩成一团。  弘史想静香的脸还这样幼稚,但屁股已经圆油的比任何女人都丰满,感到奇怪也特别欣赏。  “啊┅┅不要这样看嘛!”  静香说着就盖上棉被,那种态度显示发生关系後女人的娇柔,弘史以夸张的动作掀开棉被,就压住她的身体由上向下看。  静香也看弘史的脸,但视线的脚落有怒胀的硬棒时隐时现,害她的心也摇摆不定。  “我想求你做一件事。”  “什麽呢?”  弘史稍许犹豫一下,但立刻清楚的说出来。  “你说有过手淫了,能不能让我看那种样子?”  静香脸上出现惊讶的表情,然後急忙摇头。  “求求你!我很想看,我也一样弄的。”  “弄什麽?”  “我们弄手淫给对方看。”  “不!不要!”  “我要看,快弄吧!”  弘史对这件事非常坚持,握住静香的手就诱导到乳房上,自己在静香的大腿间趴下,马上开始用手指玩弄起肉缝。  “啊┅┅”静香很快被情人手指演奏出来的快感所淹没。  “快抚摸乳房吧!要和你平时弄的那样确实!”  弘史用命令的口吻,或用哀求的语调。静香本来想,自己是绝对无法做出这种难为情的事,但经弘史爱抚肉缝里的秘处时,就好像配合他的动作,自己也开始挺起乳房,这样就能使快感增加两倍或三倍。不知何时,静香已经热衷在这样的动作里。  “你再弄呀!我会兴奋的,弄呀┅┅”听到弘史亢奋的声音,静香也跟着兴奋起来,经弘史一摸,秘缝里流出热热粘粘的液体。  “啊,喔┅┅”因为弘史的手指突然远离,静香不由自己的发出不满的声音。  “张开眼睛吧!”  因为就在脸前听到声音,静香睁开朦胧的眼睛,就在她的脸边,看到粗大的肉棒在摇动。  弘史一句话也没有说,握住自己的肉棒,就开始搓揉肉棒的皮。  静香惊讶的张大眼睛。  《原来围在肉棒四周的皮,能上下移动五公分,不!至少有十公分。  《他这样不会痛吗?┅┅》弘史的手能使肉棒的表皮如此伸缩,是静香做梦也想不到的事,而且手的动作是那麽淫秽,使她目不转睛的凝视。  “男人都是这样手淫的,现在你弄给我看,你是怎麽弄的?”  就好像得到鼓励一样,静香的一只手仍留在乳房上,另一只手悄悄的伸到股间最隐密的部份。  弘史适当的控制自己越来越强烈的情欲和快感,看看静香手指的动作,慢慢拨开草丛的手指,好像立即就找到敏感的突出物,全身都跳动一下。  静香的眼睛在弘史的脸和手中握住的肉棒间往返。  “来,弄吧!”  好像是受到摧侵,食指与中指开始压迫突出的肉豆,静香好像痛苦的皱起眉头,当然不是真正的痛苦,强烈的快感也要用这种表情来表达。  《原来┅┅静香平时都是这样自慰的┅┅》弘史故意把肉棒尖端滴下来的露水,掉在静香的嘴唇上,她没有露出厌恶的样子,好像是茫然的用可爱的唇接受。  弘史用肉棒的头在她的乳房上抚摸,他的手已经停止,让她完全由自己去手淫吧。  意外的乳房受到肉棒的直接磨擦,静香的性感更强烈,压在阴蒂上的两根手指,不知何时已经分开成V字型,将凸出的肉芽夹住揉弄。  “啊┅┅喔┅┅啊┅┅”静香已经完全专心在自己的行为上。迅速生高的快感,使少女的羞耻远离。  加上爱人弘史火热的视线,更让她的情绪亢奋。  “好看呀!继续弄吧!”  这句话使静香得到勇气。想到自己淫荡的行为,能使弘史看到後兴奋时,很奇妙的产生想让他多看的心情。静香就这样做,同时自己也跟着更兴奋。  “看吧!弘史┅┅看吧!”  “我当然要看!”  “我┅┅觉得很奇怪啊┅┅”“要泄了吗?”  “怎麽办啊!啊啊┅┅”弘史把正在湿润的小肉球和花瓣上捏弄的静香的手拿开,突然伏下去,把舌尖伸向阴蒂。  “不!不行!脏啊!┅┅啊!┅┅”可是,立即在媵香身体里产生使她目眩的快感,让她失去拒绝的力量。  “喔┅┅啊┅┅”弘史的嘴唇和舌头吸吮她的肉芽时,她的全身好像被电流击到一样不由得扭动,那正是有如麻痹的快感,好像全身都溶化在弘史的嘴里。自己的手指已经让她升高到相当的程度,因此弘史的舌头带来的官能快感的波涛有如海啸般涌上来,快要把她淹没了。  《弘史在舔我的那里┅┅》这样意想不到的行为,确实使静香的神经亢奋到异常的程度。曾经饲养雌雄两只狗时,看过几次雄狗舔雌狗的阴门,然後使自己突出又红又长的阴茎,能顺利插入。静香当时一面想那是多麽脏,但一面看到雌狗好像很舒爽的闭上眼睛感到很奇妙。现在就涌起自己和那只雌狗是一样的感受。  《记得那一次雄狗是从後面把红色的阴茎插入雌狗性器的┅┅》静香想起那时的光景,自己的身体也极度兴奋了。  “啊啊啊!那个┅┅不行啊!啊┅┅怎麽办┅┅”觉得弘史的舌头离开肉芽的同时,他的舌头在最难为情的滋润肉缝间舔过去。静香虽然嘴里说不要,但本能的把秘唇推压在舌头上。有一点粗糙感的舌头,给她带来无法形容的感觉。  弘史的舌头不仅是在那里,再度回到肉芽上後,又向更下面的屁眼附近舔过去。受到震撼般快感的侵袭,静香年轻的肉体跳动了,舌头好像快要到达屁眼。  《如果他在那肮脏的地方舔了,可能会被薰死过去┅┅》刚刚才这样想,弘史的舌头是没有任何预兆的,从静香最想避开的屁股沟里的菊花花蕾上轻轻扫过。  “哇!┅┅不要!”  静香挣扎,不!是想挣扎,可是说来奇怪,舌头第二次袭击时,她已经完全失去反抗的意志。因为以下半身为中心,在全身产生和过去所经验的快感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一种难以形容的骚痒感。  静香因为害臊和想到叫喊的冲动,全身都在颤抖。  《我的身体一定有问题!对这种事还有快感,一定不正常┅┅!  可是有这种想法也是短暂的瞬间。舌头像火炎尖般在花蕾上轻轻顶几下,大腿根就自动的哆嗦起来,好像快要把舌头吸进来似的。在清纯的静香心里,只知道肛门的原始任务,所以做梦也想不到会从那里产生这样强烈的性感!现在知道那里和膣口一样的,甚至於是有更强烈快感的地方。  弘史的舌头是从肉的凸出部开始,经过秘唇到肛门,就好像是在自己的家里一样任意的活动,又市吸吮、又是舔刮。从静香嘴里叫出来的尖叫也变成喘呼呼的呻吟,就好像无法呼吸的模样,任由弘史的舌头在那里蹂躏。  弘史一面让舌头巧妙的活动,一面仔细观察秘唇口的变化。静香的秘唇经破瓜还没有多久,构造本身比产妇或有多次性交经验者单纯很多,很像少女平平整整的性器,色彩也是一律呈现粉红色而新鲜。但涌出的淫水是满满的溢出,蠕动的粘膜以及裂缝的持续颤动,都和一般女人没有什麽两样了。  弘史产生很奇妙的感动,凝视少女的淫洞与四周。在静香的淫唇上重叠她母亲贵和子的淫唇的印象。弘史的肉棒更增加硬度,他眯缝着眼睛,身体向上移动,一面控制律动的肉棒,用那硬硬的龟头在静香的洞口磨来磨去,慢慢的沾上少女吐出来的淫液,和火热的淫唇游戏。  身体向上推进时,虽还有抗拒感,但龟头还市静静地进入稍许分开的花蕊里。  “唔┅┅”静香的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忍耐逐渐增加的疼痛。没有像上次那麽痛,但还是很痛。可是听到弘史的哼声时,忍受疼痛也变成一种快乐。  《我越忍耐,也许男人感到快乐会更大┅┅》未成年的少女,在奉献与牺牲的精神中忍耐。  “我说┅┅”“嗯?”  “你舒服吗?”  “嗯┅┅因为你太美妙了┅┅”“真的很好吗?”  “嗯,因为你的小穴很紧,很舒服┅┅”弘史为避免使她过份受到冲击,故意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果然,静香抱紧他的身体,用甜蜜的鼻音说∶“你好坏┅┅”藉此机会,弘史把长大的肉棒向前推进。  大概是心情和身体都放松的关系,静香的淫洞意外的顺利吞入弘史的大阴茎。但弘史不勉强的进行,只是轻轻的摇动自己的屁股,静香下体如刀割般的疼痛慢慢减少,取代的是使身体会弹动的快感。  “啊┅┅啊啊┅┅喔┅┅啊┅┅”静香已经进入忍不住要发出声音的状态。  《快要忘记疼痛的时候,会产生升天般的快感┅┅》想到以前同学对她说的话。真是想哭的感受,也很想大声喊叫。  弘史的屁股慢慢扩大摆动的范围,随着从静香体内涌出非常美妙的感觉。  “喔┅┅唔┅┅”“你舒服吗?”  “嗯┅┅舒服。”  《声音小的像蚊子叫,但静香确实是这样说的,这种情形必然能变成一种转机。让静香学到性的喜悦,这是我的光容!  弘史以极度兴奋的心情使屁股律动,紧紧抱住自己的少女,令他觉得特别可爱。  《你就更舒服吧┅┅》弘史的动作增加热情,但还是有温柔的体贴。少女的肉体慢慢适应,也逐渐开花。  “我,快要出来了┅┅”“随便你吧!”  弘史觉得这女孩还是什麽都不懂。如果是有经验的女人,会说不要,或我也要一起的。不过,这个女孩将来也会变成那样了┅┅弘史从没有过发生关系时产生这种感伤的心情。  “啊┅┅我!”  在身体下面的静香突然瞪大眼睛,用非常强大的力量抱紧弘史的背。  “你怎麽了?”  “啊啊啊啊┅┅!”  少女的身体僵直,同时微微颤抖。同时把弘史的肉棒夹紧,而且是以难以相信的力量。静香的肉洞也不停的抽搐。  《静香要泄了┅┅》弘史感到非常兴奋。这样的感情也成为他松开安全栓的动机。他那凶猛的龟头开始喷射,火烫的液体直接射在子宫内。  静香幻梦般的状态中,感受到精液注入的刹那。第二┅┅第三次喷射,把静香带进金光闪闪的世界里。  身体里好像溶化了,没理由的大叫,静香迈入和过去不同的新境界,这是值得纪念的静香的第一次高潮。  【完】